WHEEL

人鱼葵

超级渣的小学生水平文请注意

 

 

 

 

 

       在夜晚,学校附近的海滩旁有时能听到有人在哭泣的声音,这是王泥喜所读学校流传的一个怪谈。

       更为令人感到诡异的是,从未有人看到过哭泣的人在何方。

       是痴情少女自杀后不散的阴魂亦或是杀人案件的抛尸场所,此类猜想在学生之间流传甚广,以致于那片海滩在一时之间成为了令人恐惧的地方。

       然而王泥喜在那个夜晚却不得不去到那里。

       该说是同学恶意的玩笑么?在玩真心话大冒险时居然让选择了大冒险的王泥喜在夜晚时去到那片海滩。

       本可以因为不过是一场无人监督的游戏而选择不去,但王泥喜并不会想到这一点。

       尽管是夏夜但又莫名的有着一丝寒意,大概是因为要去到那个恐怖场所的缘故吧。王泥喜打了个冷颤如此想到,不禁不顾是深夜开始高喊着没问题来给自己鼓劲。

       要说那是片海滩的话其实也只不过是片碎石滩而已,滩上四处都是扎脚的碎石子,偶尔还会有素质不良的人丢弃的空饮料瓶,在大半夜的来到这种地方真是令人感到有些不适。

       海浪轻轻地拍击着岸边的岩石,与此同时真的传来了呜呜的啜泣声,令王泥喜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岩石上居然坐着一个人影。

       有些杂乱的黑色短发,赤裸的上身露出消瘦的背脊,肩膀因啜泣而颤抖着,然而更加令王泥喜讶异的是,那人的下半身竟是一条蓝色的鱼尾。

       这就是传说中的鬼魂吗?虽然这么想着王泥喜却并没有感到恐惧,好奇心促使他一步步走近了那个人影。

       “你……你好!”王泥喜试着打招呼,然而那个人影却似乎受到了惊吓,“扑通”一声窜入海中再也不见踪影。

       

       “你说什么?哭泣声的本体是一条人鱼?!就算你昨晚害怕得没去也不要胡说八道啊没问题君。”

        “真的是一条人鱼啦!该怎么说好呢,我昨晚看到一条蓝色尾巴的人鱼,刚上去打个招呼就跑掉了。”

      “童话故事看太多了吧王泥喜。”

      “王泥喜真是一个奇怪的家伙呢。”

      “昨晚被那个鬼魂附体出现幻觉了也说不定啊。”

       同学们这么说着纷纷散开了,然而正当王泥喜感到低落时,有人在他身后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我相信你哦,大脑门君。”

       “牙……牙琉学长?!”

       “叫我响也就行了,人鱼什么的真想看看呢,说不定和我新写的歌很合适。”

        响也说着眯起眼睛笑着凑近了王泥喜。

       “今晚带我去看看那条人鱼怎么样呢大脑门君?”

       “可……可以呀。”

       王泥喜忽热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在慌乱中点了点头。

       

       

       

       

       

       然而那晚去时他们并没有看到什么人鱼,就连哭声也了无踪迹。

       “响……响也学长,我昨晚真的在这里看到了,人鱼,蓝色尾巴的,真的有!”

       王泥喜试着解释,但响也却自顾自地弹起了吉他。

       “说不定只是害羞地躲起来了呢,那么就让我把这首小夜曲献给这位可爱的人鱼小姐吧。”

       “我才不是什么人鱼小姐,我是男生!”

       从海面上传来的声音将二人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正是王泥喜昨晚看到的那条人鱼。

       “哇!出现了!”王泥喜不禁大叫道。

       “什么?哪里有?”响也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却是空无一物。

         “人鱼啊!人鱼!!就在那里!快看!”王泥喜指着人鱼所在的地方大声喊叫着,响也却耸了耸肩。

       “我可什么都没看到呢大脑门君,虽然只听到了声音但是说不定是错觉……”

       “怎……怎么可能,就在那里啊!”

       “大嗓门的家伙,你别吵了,他是看不到我的。”

       人鱼游至王泥喜身边,低声说道。

       “诶?!?!”

       “你们快点回去吧,我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存在,你就当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人鱼好了。”

       那条人鱼说完便又重新回到了海中。

       “那条人鱼对我说……响也学长你是看不到他的。”王泥喜呆愣地看着人鱼消失的地方对响也说道,“他还说并不希望别人得知他的存在。”

       “还真是条神奇的人鱼呢。”响也笑着收起了吉他。

       “我是说真的!他真的这么对我说!”

       “我没说不相信你哦,大脑门君。”响也在王泥喜的耳边低声说道,“人鱼啊,还真是浪漫的存在呢。”

       

       

       

       

       

       “呜呜……妈妈……呜呜……”

        第二天放学后王泥喜又去到了那片海滩,呜呜的啜泣声依旧在耳边响起。

       “你……你好。”王泥喜走上前去。

       “你走开!不是叫你不要再来的吗?呜呜……”

       “难道说……你没有妈妈吗?”王泥喜走近了人鱼,蹲下身子,“我想我能理解你……因为我也没有妈妈。”

       “呜呜……咦?”人鱼停止了啜泣,好奇地看着王泥喜。

       “我叫王泥喜法介,我来教你一个好办法吧!一下子就能打起精神来哟!”

       “真的有那样的办法吗?”

       “有!一起来喊没问题吧!王泥喜法介,没问题!接下来到你了。”

       “没……没问题?葵大地,没问题!没问题!咦?哈哈,没问题!”

       “哈哈哈原来你叫葵大地啊,真是富有陆地气息的名字。”

       “嗯!因为我的妈妈很喜欢陆地,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名字,她很向往陆地上的生活呢。”葵大地放下了警惕,开心地说道,“尽管族里的人都对我说陆地上很危险,但我却和妈妈一样,很想知道陆地上的事情。”

       “那我以后经常来这里看你,给你讲陆地上的事情吧!”

       “嗯!但是别告诉别人我的存在哦,我不希望人鱼的事被别人知道。”这么说着,葵大地的表情又低落了下去,“因为据说陆地上的人很危险……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是可以信任的。”

       “陆地上的人很危险吗?我和同学处得还不错呢。”

       “同学?那是什么?”

       “是在一个叫做学校的地方一起学习的人”

       “那么那天和你一起来的人也是你同学吗?”

       “他是我的学长啦,叫牙琉响也。”

       “那请你告诉他,他那晚用那个箱子发出的声音很好听。”

       “那个是用叫做吉他的乐器弹奏出的曲子啦。”

       “乐器?那又是什么?”

       那一晚,王泥喜和葵大地一直聊到了天亮。

       “哈哈,知道了好多关于陆地上的事啊,谢谢你王泥喜。”

       “没问题!我明天还会再来的!”

       “嗯!我在这里等你!”

       日子就这么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在那之后王泥喜几乎每天都会去那片海滩看望葵大地,意外的是他们竟十分投缘,在一起总是有着聊不完的话题,在一次次的交谈中,葵大地对陆地的向往之情不断加重了。

       “对了,葵大地,说起来为什么只有我才能看得见你呢?”

       “是因为你那个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手镯吧,族里的人告诉过我,但凡佩戴用这种材料制成的物品的人就能看得见人鱼的存在。”

       “这个手镯吗?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东西呢。”

       “族里的人还说过这种罕见的材料能给我们带来好运。”

       “这样吗?那借给你戴一下!”

       “咦?真的可以吗?”

       “没问题!”

       

       

       

       

       

       “今天老师要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学,请进来吧。”

     “大家好!我叫葵大地!请多指教!”

       没想到那个所谓的好运即是变为人类。

       葵大地在成为人类的那一刻幸福地笑了。

       太好了,这样以后就能和王泥喜一起在陆地上生活了,和响也学长也是。

       陆地上的生活,还充斥着更多令人喜悦的未知吧?

       End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