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一直在你身边

 

      最近的王泥喜很消沉。

     “大脑门。大脑门?大脑门!”

     “怎么了牙琉检事?”

“快开庭了你怎么还抱着件大衣坐在这里?”

“哦,马上去。”

   王泥喜已经不止一次地抱着那件外套发呆了,像这样一直发着呆以致于忘记庭审时间的情况也不止一两次。他有时还会抱着那件外套喃喃自语些旁人听不懂的话语,在别人的眼中,这样的行为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神经质。

    而且他也不再说出那句名为“没问题”的口头禅。

    回到家,王泥喜疲惫地靠上沙发打开电视,刚想吃些东西却发现茶几上的饼干不见了。电视中传来的是曾经的友人最为喜爱的电视剧的片尾曲,明显不是昨天看过的频道,并且连三毛子的食盆里也被添满了猫粮。

    有谁来过家里了?然而四处翻动却并没有发现财物的损失。

    或许是离开家的时候门没锁好吧,王泥喜这样想着,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

     

     

     

     [今天的审判真精彩,加油呀!王泥喜法介,没问题!]

     第二天晚上回到家中时,王泥喜发现桌上被留了这样的字条。

     熟悉的语气令他想起那个自己想念的身影,但王泥喜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唯有是他人的恶作剧。

     究竟是谁在给自己开这么恶劣的玩笑?王泥喜不禁有些气恼,他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然而诸如此类的事件却接二连三。

     [马上就要开始审判了,加油啊!王泥喜法介,没问题!]

     [今天的节目也很精彩呢,帮你喂了三毛子顺带吃掉了饼干,别介意呀。]

     [王泥喜法介,没问题!]

     没有人会无聊到这种程度,起码王泥喜是这样认为的。于是他试着写了回信放在茶几上。

     [一直以来都在这里的是葵大地吗?]

     [嗯,没错哦!]

     没想到在回家时竟在字条下得到了肯定的留言,王泥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葵大地,你还活着吗?]

     [好奇怪,我死了吗?]

     在一次次的对话中,王泥喜发现葵大地对自己的死毫不知情,他人眼中的死亡对于葵大地而言不过是一场昏迷后的苏醒,只不过在那之后旁人再也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原来葵大地一直在我身边。

     王泥喜开始感到安心,以往的笑容逐渐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他开始大声高喊着“没问题”。

 

 

 

 

     动用检事的权利,轻易就能追查到一个人的过去。

     响也从王泥喜的家中走出,用偷偷配的钥匙锁上了门。

     即便只是欺骗,我也希望看到你的笑颜。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