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夕神是只猫

 

窗外传来“咚”的一声,我不禁向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只白色肚子的黑猫站在窗台上向屋内看着。

有什么事么?我走上前去,它却只是轻叫了一声又跳走了。

在我所居住的小区内,以前曾有过不少猫,与人亲近的也有几只。但最近都不怎么能见得到它们的影子了,不知为什么,这一带的猫都逐渐消失了。

刚才窗外的这一只是其中某只的后裔么?在很早以前这里的确是有过一只外貌与其相似的猫,不过那孩子懒散的模样实在难以与刚才那只机警的眼神联系到一起。想到那孩子便也想起了它悲惨的下场,由于与人太过亲近而被不怀好意的人毒死。这也是附近猫越来越少的原因吧,这样想来刚才那只的机警倒也是件好事,人类真是可怕的生物,什么非Justice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的名字叫番轰三,是一名刑警。由于职业的关系平时也有接触到警犬,所以对于此类的动物也有一定的了解。不过相对于狗,猫的性格实在是叫人难以捉摸。

虽然当时想过那只猫会不会只是只野猫,不过后来得知它是由楼上一位叫做夕神辉夜的女士所饲养着的。她将它起名为夕神迅,希望它能够迅捷地抓住老鼠,并且在称呼夕神君时她总是说“迅是我弟弟。”。

为什么辉夜女士会这样称呼夕神君呢,这么问的时候她却总是回答说“你也总是称呼它为夕神君不是么。”,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尽管辉夜女士待夕神君很好,夕神君却总是喜欢从家中出走,有时甚至直至饭点才回到家中,看来是只喜欢悠游自在生活的猫。有时在小区里也能够听得到辉夜女士对夕神君的呼唤声。

只是为何夕神君总会跳进我家天井里来呢?

有时是准备出发去上班的清晨,有时是惬意的悠闲午后,甚至就连即将就寝的深夜也偶尔会听到“咚”的一声。然而每次当我去到天井里时,夕神君却早已不知道跳到什么地方去了。

总来骚扰他人的行为是非Justice,但不知怎么的我却并不反感夕神君的到来,或许是因为多亏了它这一带才能够免除鼠害吧。不过辉夜女士说夕神君并不是一只和人亲近的猫,有时甚至会对想要与它亲近的人伸出利爪,这样孤傲的性格不由让我想到了游走天涯的浪人。

但是即便如此,每次夕神君跳进我家天井时我总会去那里看看。总是这样做着的它是否在向我传达着某些信息呢?不过从每次去到天井时它都早已消失的情况来看或许我我想多了,它可能只不过是前来普通地打个招呼而已。

 

 

 

 

 

“番先生,我这里有点事要出去几天,请问你能不能替我照顾一下迅呢?这孩子看起来很喜欢你啊。”

一天晚上回家时看见辉夜女士提着装有夕神君的笼子站在我家门口,笼中的夕神君不断用爪子挠着笼壁,十分焦躁的模样。

要拜托自己来照顾夕神君吗?怎么说这也不太好,毕竟我从来都没有照顾动物的经验,和那些警犬也仅仅只是合作关系。然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辉夜小姐就早已留下装有夕神君的笼子和夕神君的猫粮离开了。

看起来只有接受这一途,虽然辉夜女士的做法并不Justice,但自己又不能放着夕神君不管,于是只好提起笼子对着里面的夕神君说着请多关照。说来也奇怪,一直都很焦躁不安的夕神君在这时却安静了下来,平静地看着我,然后趴在笼子里闭上了眼睛,一副安下心来的样子。这是信任我的表现吗?

将装有夕神君的笼子带回家中,想着总是这样关着也不太好于是便打开了笼子轻声说了句请随意后便没再多管,像夕神君这样的猫想必也不会乱来吧。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除了每日在外游荡之外夕神君并没有给我添太多麻烦,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个好孩子。

 

 

 

 

 

“这些日子麻烦番先生了,迅它还好吧?”几天之后又在家门外碰到了辉夜女士,看来她是办完了事情前来接走夕神君的。自己在简单地陈述完夕神君的情况后便走进家中。

“夕神君,辉夜女士来接你了哦,到笼子里去吧。”我蹲下身子对夕神君这样说道,它突然用前腿趴上我的膝盖,轻轻地蹭了蹭我的额头。

“迅在说‘谢谢’哦,看来它真的很喜欢你呢。”站在门口的辉夜女士笑着如此说道。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