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吸血鬼夕神与狼人番

超级坑

而且很中二

确定要看吗?

那么就往下吧

 

 

 

 

 

 

 

 

 

 

 

 

 

 

 “好难受……” 

    月光透过玻璃洒在高个青年苍白的皮肤上,青年无力地扶着墙,虚弱地喘着气。

    “好想吸血……已经……快到极限了……”

    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欲望,青年勉强保持着意识的清晰,他听到走廊的另一头传来脚步声。

不同于青年所保护着的人,有力的脚步声令他联想到健壮的男性,是入侵者么?青年警惕地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是狼人。吸血鬼敏锐的直觉这样告诉他。

会在这里被干掉么?这样就无法保护她了。

“吸食自己的血然后好好地活下去吧。”

正当青年做出战斗的准备时,那人走到青年面前这样说道。

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用于思考,青年咬上了对方的脖颈,鲜血的味道充斥口腔,这是他自初拥之后第一次吸食血液。

“你是谁?”吸食完血液之后的青年力气恢复了些许,开始用警惕的目光打量这个出现在面前的人。

“自己的名字叫番轰三。”对方露出被吸食血液后虚弱的笑容。

 

 

 

 

 

“今天的早饭是蔬菜色拉哦!Justice!”

“嘁。”番轰三的热情却只是换来了夕神迅的不屑。

“夕神先生只吸血的哦番先生。”

“也要多吃点蔬菜嘛。”看了看餐桌旁的心音,番轰三盛了一碗蔬菜色拉放到夕神迅面前,“挑食是非Justice的行为哦夕神君。”

“强迫别人吃这种东西的你也正义不到哪里去吧大叔……”虽然这么轻声抱怨着,夕神迅却还是用叉子叉起一片番茄放入口中,皱着眉头缓慢地咀嚼,“果然很难吃。”

“夕神先生在变成吸血鬼之后口味全变了啊,”将头偏向一边,心音拨着耳坠,“记得夕神先生以前很喜欢这一类食物的。”

“大叔……”夕神迅放下番茄,将头转向番轰三,“我饿了。”

“知道了夕神君。”番轰三放下碗将头靠在了夕神迅的肩膀上。

“真是辛苦你了啊大叔。”这么说着,夕神迅咬在了番轰三的脖颈上,“回避吧心音。”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他们三人间就产生了奇妙的关系,番轰三负责给夕神迅提供食物,夕神迅和心音为番轰三提供住处,而夕神迅则自诩是保护心音的武士。

事实上夕神迅对自己的初拥记得并不清楚。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心音就一直都很向往外面的世界,纵然危险,但却又有着许多新奇的事物吸引着少女幼小的心灵。夕神一家是世代保护希月一家的家族,据说这是他们的先祖所定下的契约。但无论是否如此,心音一直都被夕神迅照顾着,自从心音的母亲希月真理遇袭死去、夕神迅的姐姐夕神辉夜不知所踪后就更是如此。但百密终有一疏,在某天晚上,对外界好奇的心音还是悄悄溜了出去。心急如焚前去寻找的夕神迅却遭遇了袭击昏迷了过去。当他醒来后,惊讶地发现夜晚的树林在他的眼中从未如此清晰,同时他也嗅到了血的味道。夕神迅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循着气味前去便看到了因在树林中迷路而哭泣的心音。“走吧,跟我回家。”夕神迅这么说着,却忽然间产生了一股吸食鲜血的冲动,在即将咬上心音脖颈前的一瞬间他强迫自己别开了头。

“呐,外面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呢夕神先生。”回去的路上,心音看着牵着自己手的夕神迅问道。

“是美丽而又危险的。”

“什么时候能带我去看看呢夕神先生。”

“恐怕……我办不到了,抱歉。”夕神迅握紧了心音的手,“因为现在的我,是吸血鬼。”

 

 

 

 

 

“嗯?外面的世界?”番轰三放下正在清洗的碗回头看向夕神迅。

“是大叔的话应该可以办得到吧,心音很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你能替我保护她吗?”

“心音小姐也的确到了该去外面看一看的年纪了。”番轰三回答道,“对你来说真是难得的请求呢夕神君。”

“但是今天不行。”将清洗完毕的碗放好,番轰三拒绝道,“今夜是满月,自己现在就感到状态不是很好,恐怕再晚点就没办法维持人类的形态了————可以请你把自己锁到地牢里去吗夕神君?”

“唔,可以啊,大叔。”沉吟了一会儿,夕神迅答应道。

狼人在月圆时分是会变化为狼并不顾一切地破坏的,这一点在番轰三身上尤为明显。当夕神迅将他送入地牢时,番轰三的身上已经开始有了变化的迹象,作为狼人尚有些太过年轻的他还不懂得要如何操控自身的这股力量,以至于夕神迅给他戴上镣铐时险些被咬伤。

“今夜看来会是很厉害的发作呢大叔。”将番轰三安置完毕,夕神迅最后看了一眼昏暗光线中被铐在墙上低吼着的狼人,关上了地牢的门,“别伤到自己了。”

 

 

 

 

 

“唔……好想吸血……可恶……不是刚刚才吸过吗……”深夜,对于血液的渴望突然间袭上身心,夕神迅痛苦地抱着头。

“怎么了,夕神先生?不舒服吗?”

“心音……别过来,离我远点!唔……”腹部突然产生一阵烧灼般的疼痛,夕神迅靠在墙上,“到……到房间里去……唔……把门锁上……别出来。”

口腔中开始变得干燥,苍白的皮肤开始出现细微的皲裂,就连在番轰三出现前都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反应,今夜注定会是一个难熬的夜晚。

“血…………好想吸血……唔……”艰难地站起身,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抓着他那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来,夕神迅慢慢地朝地牢走去。

地牢里传来阵阵凄厉的狼嚎,就这么进去的话会被杀掉的吧,铁链剧烈晃动的声音从门后传来,仿佛被关在地牢内的生物在下一秒就会挣脱镣铐冲出门外。

不行,不能进去。

意识到这一点的夕神迅强迫自己回去,身体禁不住地颤抖着,眼前的世界也开始变得恍惚不定。重重地咬在自己的手背上,鲜血伴随着一瞬的疼痛令夕神迅清醒了些许,然而这终究是割肉自食,强烈的痛苦侵蚀着他的意识,没能支持到房间,夕神迅便倒在了半路上,焦躁地将自己的身体挠出血痕,意识渐渐远去。

 

 

 

 

 

“尽管自己是狼人,但也能感觉到身为吸血鬼的你很弱。”

夕神迅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松软的床上,而番轰三正坐在床边舔舐着手腕上的伤口。

“大叔……你的手……”

“这点小伤没关系的,毕竟自己是狼人。”

对血液的渴求感消失,恢复了些许力气的夕神迅从床上坐起,“是心音放你出来的吗大叔?

“她啜泣着和自己说你倒在走廊里,”番轰三手腕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所以自己就把你抱到卧室来了————那时已经快早上了,夕神君差点被阳光照到,真是危险。”

“唔,那还真是多谢你们了啊。”

“忍耐着吸血欲望的夕神君也很辛苦。”

“那么这次就换我来满足一下大叔你吧。”

未等番轰三反应过来,唇就已被夕神迅吻上。

什么时候带心音出去看看吧大叔。

之后的日子,还很长吧。

Fin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