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夕神迅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亡灵X夕神迅

OOC有

夕神很没出息我对不起夕神

有点变态

非常坑

 

 

 

 

 

 

寒冷,而且阴暗。这是夕神迅在醒来之后的感觉。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么?他只是模糊地记得自己在牢房内等待着那个最终的时刻到来,之后的记忆就变得模糊不清。

不,并没有死。双手被铐在背后,脖子上环状物不明的冰凉触感都揭示了这一事实。现在的他由于链子的长度而被迫跪在阴冷的水泥地上,屋内并没有灯,微弱的光线从墙上装有铁栅栏的小窗处透进使他能够勉强看清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除了墙上拴着他的铁环之外一无所有的空荡且狭小的房间,四周冰凉潮湿的水泥墙给人阴森的感觉,只不过长久呆在牢房内的夕神迅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然而这并不代表他习惯被链子锁着跪在地上。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大脑的意识逐渐恢复清晰,夕神迅挺直了腰板,想要舒适地坐下然而这只是会让颈部传来窒息感的徒劳行为,膝盖处传来寒意和疼痛,这样下去会得关节炎吗?这么想着微微抬起了膝盖却又无法站立,最终只有放弃,继续以跪姿坐在地上。

原本紧闭着的门被微微地开了条缝,昏暗的光线从缝隙里漏进屋内,似乎有人在看向他,然后门被完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随手关上了门。

“大叔……?”令夕神迅感到惊讶的是,进来的人是他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番轰三,然而那人眼中却有一丝与平日不同的神采一闪而过,冷漠到令人不禁寒战。

“醒过来了吗,夕神君?”那人的语气与平时一样恳切,眼中也流露出关切的神色,之前的感觉是由于阴冷的环境而造成的错觉吗,夕神迅抬起头与面前的人对上视线。

“自己救了夕神君,就在死刑前,这样夕神君就不用死了,真是太好了。”与平常一样的天真表情,那人微微地笑着,似乎在等待着夕神迅的夸赞。

“这可是重罪啊……你不明白么?”不习惯这样被锁起来跪着与人讲话,夕神迅试着动了动身子,“还有大叔你做出这种事可真是让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啊。”说着夕神迅动了动脖子,让锁链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

“现在的夕神君不能出去啊,不然会死掉的,会被抓起来。”对方的神色似乎有些焦急,“把夕神君铐在这里也是不得已的行为。”

“你不是大叔吧……大叔的话不可能会这么做。虽然我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像这样模仿他的样子,很恶心。”夕神迅别过头不再看着面前的人,“你把大叔怎么了?”

“自己真的是自己啦,自己只是不希望夕神君死掉!”对方慌忙的解释只能让夕神迅徒增疑心。“放我出去,就算是死亡,那也是我的归宿。”夕神迅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现在已经快晚上了吧?房间内的光线已经昏暗到不足以使夕神迅看清四周,待夕神迅睁开眼睛时,那人已经出去了,当然也关上了门。想要逃出只是徒劳,这么想着,夕神迅又闭上了眼睛,微微垂下头,打算静观其变却又渐渐地睡了过去。

 

 

 

 

 

早上夕神迅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在半夜他被那该死的铁链勒醒了好几次,整个晚上都不得安宁。那个人把自己就下来关在这里究竟有什么企图?他究竟想要把自己怎样?一切都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信的是目前浑身不适的症状以及腹中传来的强烈饥饿感。

“醒了吗夕神君?自己送早饭来了哦。”门被打开,那个与番轰三面貌相同的人走了进来,手上端着一个小碗,散发出食物的香气。“自己来喂你吃吧夕神君,按时吃饭才是好孩子哦。”那人说着已经殷勤地舀了一勺碗内的食物凑到夕神迅的嘴边,夕神迅别过头。“我不要吃。”“食物没问题的哦,都是自己亲手做的,一晚上了夕神君一定很饿吧?”“我说过了我不要吃。”“多少吃一点吧夕神君,不然身体会垮掉的。”“给我闭嘴!”饥饿以及浑身的酸痛和无力感令夕神迅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大脑昏沉却又无法好好地睡去,他开始感到烦躁。

“那么夕神君自己吃吧。”那人说着解开了夕神迅背后的手铐,将碗和勺子放在了离夕神迅很近的地上便又离开了。

食物的香气刺激着食欲,夕神迅不由向碗里看去,是自己喜爱的米饭和味增汤,他竭力克制着自己,却又终于忍不住吃了起来。不知是由于饥饿还是因为那人的手艺确实很好,食物很可口。先活下去再说。夕神迅狠狠嚼着口中的饭粒。

夕神迅吃完早餐后不久那人便进屋收拾起餐具,之后不忘强硬地将他的手扭到背后铐上。而后似乎是看到空掉了的饭碗很高兴的样子,说着夕神君真是好孩子之类的话离开了。

之后的午饭与晚饭也是如此,对方像是摸透了夕神迅的胃一般每次都是最对他胃口的和食,而且饭量总是恰到好处,光说这一点的话待遇简直不知道要比监狱里好上多少。

不,不能妥协。

深夜,夕神迅被下体传来的快感惊醒,在黑暗中他感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舔舐着那里,他下意识地用力踹了上去,对方发出一声闷哼,借着月光,他看清了是那个人。

“你想干什么!”夕神迅朝那人喊道。“自己、自己只是想让夕神君觉得舒服些,对不起夕神君……”那人这么说着,很愧疚的样子,默默地离开了。

 

 

 

 

 

第二天夜里惊醒夕神迅的是同样的感觉,舒适的快感刺激着下身,他不悦地再次踹了上去。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每天都发生着同样的事情,然而在第六天的夜里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会眯起眼睛享受这种感觉,而后射进了那人口中。

“呼哈……夕神君……”在黑暗中夕神迅听到那人微弱的声音。“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呢?”夕神迅在黑暗中看着那个人的脸庞。“因为自己一直都爱着夕神君啊,自己想要让夕神君舒服些,好好地活下去。”“那么把我解开吧,这样铐着很难受。”听到对方恳切的回答,夕神迅居然露出了笑意,“我不会逃跑的。”

“喂,你真的是大叔吗?”被对方扶进卧室,躺到了舒适的床上,夕神迅抚摸着对方的脸颊。

“自己真的是哦。”

听到回答的夕神迅陷入了沉默,尔后闭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