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未完成的事

烂尾

OOC

不明所以

夕神最终成为了亡灵的背后灵

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自己满意的东西啊啊啊啊啊【抱头

好了不废话了能接受的请往下

 

 

 

 

 

 “告诉你真实的吧,其实我就是你一直在追寻着的亡灵。”

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随后就感到了身体的坠落,这是他在失去意识前所听到的最后的话语。

 

 

 

 

 

当夕神迅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周围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褥以及身上白色的绷带,接下来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里。

之前发生了什么?究竟为何会变成这样?头部传来昏沉的疼痛,身体也没办法动弹,在这之前所发生的事完全想不起来。

门口传来脚步声,随后门被打开,他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走进屋内,却明显不是医生。

“醒了吗?夕神君。”那人走到床边,将手抚上夕神迅的脸颊,虽然想不起来这个知道自己名字的人是谁,然而夕神迅并未对他的行为感到厌恶。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你是谁?”试着动了动身体,四肢传来的疼痛感让他放弃了这一行为,看来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骨折。在此之前一定经历了什么大事故,能活下来便是万幸。

“自己是番轰三啊夕神君,负责你的刑警。”那人看起来似乎有些焦急,“夕神君是被人从灌木丛里发现的,应该是从高处坠落,没死掉真是太好了!”

“负责我的……刑警?这样一说我的确是个囚犯……”头部的疼痛尚未消失,夕神迅试着回忆更久远时候的一些事情,“七年前……真理老师死了……是谁杀了她……”

“杀死希月女士的人是夕神君,夕神君也是因为这个才入狱的。”那个自称番轰三的刑警说道,语气似乎有些沉痛,随即又有希望生起,“不过夕神君一定可以重返社会重新做人,自己一直相信着这一点!!”

“呵……没记错的话我是死囚吧。”夕神迅将头偏向一边,“为什么要说这种毫无意义的话呢,负责我的大叔。”

“没有这种事!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夕神君就一定可以的!!”

“好了,安静一点。”有些被对方的声音吵到,夕神迅闭上了眼睛,“虽然想不起来你是谁,不过请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那么好好休息,夕神君。”番轰三说着便离开了房间。

似乎事实并非如此,还有些什么未完成的事,然而想不起来,头部的疼痛感使夕神迅无法思考更多的事情,他睁开双眼,注视着白色的天花板。

既然是死囚那又何必劳费心思地救起,任由死去岂不是更好。或许是因为身为检察官的自己对他们还有些利用价值吧?想到这里夕神迅的嘴角不由牵扯出一丝嘲讽的笑,随即困意袭上头脑。在医院能得到比在监狱更优质的睡眠,恐怕作为病人也不会吃不饱饭,那么这次的事故也未必全是坏事。混沌的大脑内浮现着一些有的没的事,困意越发浓重,不久夕神迅便进入了梦乡。

“七年前杀死希月女士的是谁?”

“我想不起来。”

“是你不是吗?”

“是我……吗?”

“没错,杀死希月女士的、给希月律师留下心理阴影的,是你,你也因此而被判死刑。”

“这些……都是我干的……”

“是的。作为罪人的你,必须接受惩罚,死刑的惩罚。”

“死刑……是我最终的归宿……”

“没错。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现在的你对任何事都已无能为力,死刑对你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你……是谁?”

……

待夕神迅再次睁开双眼时他感到他做了一个沉重的梦,然而梦的内容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空荡荡的房间内只有他一人,一阵强烈的无助感袭上心头,他突然间毫无理由地感到了恐惧。

门被打开,他看到番轰三走了进来。虽然依旧无法想起他究竟是谁,然而他的存在让夕神迅感到了安心,恐惧感也渐渐消退了下去。

“喂,大叔。”他开口说道,“又进来做什么?”

“因为放心不下夕神君所以才进来看看。”

“呵,那么就干脆多留一会儿吧。”

心头莫名的无助感让夕神迅感到虚弱,他别过头看着窗外试图掩饰自己此刻的心情。

 

 

 

 

 

日子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夕神迅便出了院,然而离死刑执行的日子却也越来越近。

很奇怪,内心没有恐惧,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平静。

在死刑之后,一切都会结束了吧?到那时也就解脱了。

抱着这样想法的夕神迅平静地看着前来探视的人,不论是心音还是辉夜,他都淡淡地阐述着自己所认定的事实。

杀死真理老师的是我,死刑是我唯一的归宿。

直至走上绞刑台的那一刻他也这样认为着。

然而在意识的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一刻不停地喧嚣着。

还有未完成的事。

然而那是什么呢?夕神迅问道,随后脑内便安静了下来。

绳索套到了他的脖颈上,随后便是脚下的突然悬空,他不由自主地挣扎了起来,痛苦的窒息感涌来,意识逐渐归于空白。

还有未完成的事。

可那究竟是什么。

待意识再次恢复时夕神迅看到在他的眼前流淌着一条平静的河。他感到身体前所未有的轻,下意识地想要寻找船只渡至彼岸,却在河对面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忽然觉得自己想起了些什么,掉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的确还有未完成的事。

 

 

 

 

 

“夕神先生?夕神先生!”

被灵媒的青年在恍惚中睁开双眼,心音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可以告诉我吗?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相信事实一定不是夕神先生之前所说的那样!!”

“七年前的真相……你又为何要对这种事纠缠不休呢?不过很抱歉我现在还不能说。”夕神迅站起身来,“灵媒我的是春美吧?我想先借她的身体用一下。”

“要去做什么呢夕神先生?”

“我在人世间还有未完成的事。”

“等等啊夕神先生,七年前究竟……”

心音的声音消失在被夕神迅关上的门后。

 

 

 

 

 

“喂,大叔,我在那边看到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夕神迅半眯着眼向自己面前名为番轰三的男人问道,却在下一刻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杀意。

 

 

 

 

 

“我不想再做夕神检察官的灵媒了……”春美看着前来请求的心音摇了摇头,“对不起……但这真是件太可怕的事了。”

 

 

 

 

 

是因为代号叫做“亡灵”的缘故吗?我能够感觉得到你的存在呢。现在,在我的身后,双手正掐在我的脖子上对吧?可惜你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啊,和那个刑警一样。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还要纠缠不休呢?好好地去那边的世界生活吧,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你挂念的了。

自称是番轰三的男人自语着,从他所负责的囚犯的墓前离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