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精灵学院

OOC有
万圣节贺文
架空学院设定





“你是迷路了吗?真是可怜的样子啊。”
青年在幼女的耳边低喃道,随后便朝脖颈轻轻的咬了下去。
幼女的双瞳因为惊恐而急速聚拢,随后又失血昏迷的涣散。
“夕神君!不是说过不要再伤害别人了吗!自己的血给你!”
“呵,大叔,你以为你那只有荷尔蒙的血液的味道,是谁都能忍受的吗?”
被称作夕神的青年舔舔嘴唇上的血,露出嘲讽的笑。

狼人番轰三和吸血鬼夕神迅,就读于精灵学院三年级。
不知从何时开始,夕神会留意番的一举一动。
他会在放课后装作无意间走到番的课桌边,然而只是逗留一小会儿便又离开。
他会在月圆之际跑去番的宿舍,看到他真实的样子。
他有时会将牙轻轻架在番的脖颈上,尽管他知道在这之下流淌着的血液并不合他的胃口。
然而番只是会在夕神伤害幼女的时候出现并阻止他。
为了维护附近地区的和平,番提出用自己的血液作为夕神固定的食物来源。
番并没有看见到在月圆之夜出现的夕神,当然在那时他自己也早已神志不清。
当夕神将他的尖牙架在番的脖子上时,番也并不会反抗,有时他甚至会略略地偏一偏头,将他宽大的手轻轻抚于夕神苍白的脸颊上。
“比起你的血,幼女的要美味得多。”
每次进餐完毕,夕神总是舔舔他淌血的尖牙,露出不满的神情。
他们每一次见面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然而狼人与吸血鬼的交往是被明令禁止的。
为了食物,也为了某种说不清的原因,他们总是想着办法见面。
学校提供的血液对夕神来说飘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就像是放太久而凝固了一般令人恶心;番的血液中满是荷尔蒙,就像是会使人上头的辣口呛人的劣酒;而幼女的血液,甘甜,醇厚,散发着独特的芬芳,总是令他不住回味。
每天能喝到幼女的血对于夕神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然而番却叫他去喝呛人的劣酒。
不过,上头的感觉有时也挺不错。

有人类要转来精灵学院。
这是一件极为罕见的事。
“呐,大叔,听说这次是个幼女。”
夕神舔舔嘴唇,躺在番的怀里将手臂环在他的脖颈上,眯起眼睛。
“自己不会允许你伤害她,夕神君。”
“呵,天才幼女的血,会与普通的有什么不同呢?”
无视了番严肃的口吻,夕神露出他的尖牙。
“不管怎么样,肯定比大叔你的好喝。”
夕神的目光落到番脖颈淌血的两个小小的伤口上,又挑逗似的跳开,与番对上目光。
“那样的女孩,属于阳光。”
番看着夕神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转来的幼女的确是出类拔萃的类型,仅仅十一岁便来到精灵学院,只是凭借人类的能力便做出超越鬼神的成绩。
据说她能够听到心的声音。
或许是由于这项能力,才被破格入取。

“希月心音,是吧。”
某天夜晚,幼女在独自回家时见到了墙角的身影。
空气中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幼女害怕地朝那边看去,是一个长发的高个青年。
青年从墙角走出,带着一抹笑意向幼女一步步走近。
幼女看着他的脸庞,纵然感到危险,却移不开步伐。
快逃!快逃!!快逃!!!
心中的声音叫嚣着,然而身体却仿佛沉睡。
她清楚地听到了,那人内心的声音。
想得到你的血。
极度的恐惧充斥着幼女的双眼,然而她却动不了,身体拒绝作出任何反应,死水一般的平静使得她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
青年冰冷的手抚上幼女的面庞,伸出舌轻轻地品尝着她独有的气味。
“果然……不一样。”
然而正当尖牙戳破皮肤的一瞬,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青年愣住,然后向后倒去。
“没事吧!!”
远处跑来一个魁梧的身影,神情急切。
“对不起,自己一直都在努力阻止夕神君,幸好赶上。”
狼人微微地喘着气,带着歉意的笑容看着面前的幼女,伸出手拍拍她颤抖的肩。

“大叔,这到底怎么回事!”
夕神不满地怒视着面前的番。
“因为夕神君一直都吸食自己的血,所以自己对夕神君多少有约束能力,毕竟自己是狼人。”
番这么说着,露出些许欣慰的笑。
“伤害别人是不好的事,更何况是手无寸铁的人类。”
“啧,多管闲事。”
夕神愤愤地用力咬上番的脖颈,泄愤一般将牙齿戳到深处,满意地听着番因疼痛而发出的呻吟。

每个学校都会有校园传说,就连精灵学院也不列外。
传说学院中有一个叫做亡灵的存在。
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样貌,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音容,甚至就连他的存在与否也是一个迷,然而他的传说却是这样切切实实的存在着。
能够幻化为任何模样的亡灵,在校园之中四处流窜,尚若被他看上,便会被夺去心智然后取而代之。在那之后,被取代的本体便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亡灵是极其喜爱恐惧的心灵与负面的情感的。
几年前,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失踪案。
然而,在现在平和的环境下,大家似乎都忘记了亡灵的存在。
心音最近总是能够感受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潜藏着,即便是在阳光之下她的背后也总是冒出阵阵寒意。
她是知道亡灵的传言的,然而她开始抑制不住的感到害怕。
她是精灵学院唯一的人类,作为天才而被破格入取,如同一个异类一般的存在,没有可以依靠的朋友,亦没有值得信任的同僚。
况且,还有人窥欲着她的血。
她有些不知所措,她能感受到有某个幽灵一般的东西一直都在跟着她,她试着去听它内心的声音,所能得到的只有沉默的回应。
她感到自己在渐渐变得透明,仿佛要消失在空气中。

幼女记得自己曾意识模糊地晕倒,当她醒来,她发现她躺在自己的床上。
之前想要得到她的血的青年正坐在她的身边,冷漠地看着她。
“那个多管闲事的大叔有事先出去了。”青年淡淡地说着,“虽然很想要你的血,不过你这幅样子还是先好好休息吧,月の字。”
青年并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对本应是食物的幼女升起保护欲,他拒绝承认这是因为受到那个狼人的影响。
“你似乎被亡灵缠上了啊,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又出来晃荡了。”青年似乎是在自语,他的眼睛看向别处,有意不接触幼女的目光,“啧,真是麻烦。”

那样的女孩,属于阳光。
阳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夕神迅从来都没有见过阳光,他只知道那是会将他置于死地的,可怕的事物。
然而心音让他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
她的话语,她的笑容,她的容颜,都应是属于这个年纪的女孩的温度。
而且,是只会在夕神和番面前展露的温柔。
对世界满怀戒备的她,似乎找到了可以落脚的地方。
“希月小姐的笑容,很好看哦。”
番轻轻抚摸着脖颈上淌血的伤口,让疼痛感消退。
“只要多露出笑容,亡灵就不会一直跟着你,夕神君也希望能看到希月小姐的笑呢。”
“嘁。”
一旁的夕神不屑地别过头。
“只是不希望她失踪之后引起动荡罢了,大叔哟,你的想法真是令人困扰。”
“是这样吗?哈哈哈。”
番无所谓地笑着,在看着夕神君的余光中,他窥到了心音嘴角上扬的弧度。

这就是朋友吗?
看着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番和夕神,心音有时会这样想。
因为能够听到他人内心的声音而被当做异类长大的她,从来都没有什么朋友,身边的人惧怕着她的能力,他们惧怕自己真实的想法被知晓。
然而番和夕神不同。
她在他们内心所听到的,只有令人感到安心的感觉。
内心深处被冰封的某个地方似乎透进了一片阳光,她能觉得那些冰块正在融化。
不知何时,背后的寒意渐渐消失了,她不再听到身后沉默的幽灵的声音。

“能和夕神先生还有番先生在一起,觉得很安心,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有时候,心音会环着二者的脖子,开心地说着。
“自己和夕神君的关系,是秘密哦。”
番略有些困扰地笑了笑,然后吻上夕神的唇。
每当这种时候,夕神总是会在舌缠绵一阵之后将头别开,苍白的皮肤带上一丝温度。
他看着心音,不知何时已经没有了想要吸食血液的冲动。
想要保护她,这是他内心唯一的想法。
“嗯!只属于我们三个人的秘密!”
心音露出放心的笑,向面前二人伸出手。
“我们来拉钩吧,绝对不说出去。”
番高兴地伸出手,然后看了看一旁的夕神。
“唔……没什么。”
皮肤上的温度并未消退,夕神也伸出了手。
吸血鬼的手,狼人的手,还有,人类的手。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秘密。
FIN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