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我叫夕神迅而且是只猫

夕神视角的夕神是只猫

乱写的,仅供娱乐,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有OOC,非常严重的OOC

被雷到不负责

辉夜其实对迅非常好只是迅不领情

以上,OK?

 

 

 

 

 

 

 

 

 

 

我叫夕神迅,是一只猫,同时也是一个武士,没错,一只身为武士的猫。

比起武士,我觉得我更像是一个浪迹天涯的浪人,我并没有要去守护的姬,亦无需要为其卖命的主,至于那个会时不时在屋外叫喊的女人,呵,我想她只是我的仆从罢了。不过她并不是一个好仆从。尚若不是她每天给我准备的食物不够美味,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出来四处溜达来寻找野味。

鸟类和老鼠通常是我的目标,然而现在我被空气中一丝似有若无的气味吸引,我非常确定这是食物的气味,并且是毋庸置疑的美味,我循着气味的引领来到其所在处,发现它身处一栋高墙内。

呵,城池内的城主,我将拿下你的首级。

我窜到墙边的一棵大树上,然后纵身一跃,轻而易举地落到了高墙上。

食物的香气越发浓郁,我站在高墙上向下望去,双眼不禁发直。

那是鱼干!鱼干!!鱼干!!!

哦,鱼干,经过风吹与日晒的洗礼,将大自然的美味牢锁其中,海的鲜味渗透进丝丝肉中,在口中散发出鱼的灵性,那是海与食者的约定,此乃世间珍馐!!

大脑几乎已经停止思考,我轻快地跳入墙内,却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

鱼干被悬空挂在高高的绳子上,我根本够不到啊!

然而身为一名武士,怎能面对小小困境就轻易放弃?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拼命地跳!跳!!跳!!!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接近那些鱼干,然而正当我几乎快要够到那些鱼干时,这座城池的主人出现了!我一个激灵就窜上了墙,瞟了那人一眼,看起来是一员武将,一副魁梧的身材,我自知并非他的对手,走为上策!

于是我从墙上一跃而下,向住处跑去,他并没有追来,毕竟想要像我那样灵敏地翻过高墙他还差得远。我的耳边传来了仆从的呼喊声,看来已离饭点不远,我的肚子也咕咕叫了起来。

疾行回家,果然有食物摆在那里,我立马大口吃起来,虽比不上鱼干的美味,但这些糠菜至少也能充饥,仆从看见她的主人回到了家,便放心地离开了。

然而我是始终割舍不下那些鱼干的。我几乎整日想着它,时不时地去那高墙内看它,却无法得到,那种百爪挠心的感觉几乎使它成为了我的心病,就连原本索然无味的食物都开始变得更加难以下咽。

然而我不知道,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

我被我的仆从关进了笼子。

大胆!竟敢如此对待自己的主子,这简直是在造反!!虽然心中无比愤怒,然而我是一位武士,处变不惊的我静静坐在笼子里向她示威。

然而她似乎并不在意,提着笼子向什么地方走去了。

等等,这熟悉的鱼干的味道,这是那个壮汉所在的城池啊!!

完了。

沉重的绝望感从我的心底蔓延开来,不过我表现得很平静,这是我作为武士应有的素养。

我的仆从向壮汉交代了些什么便离开了。

我警告你这是谋反!赤裸裸的谋反!!

然而正当我准备对壮汉发出威吓的低吼时,笼子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小碟子被放到我面前。

碟子上放着的是鱼干。

鱼干!!

鱼干!!!!

哦,我朝思暮想日夜相盼的鱼干,竟然会如此轻易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莫非是计?

我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壮汉,感觉不到恶意,终于忍不住大口吃了起来。

此刻的我是世上最幸福的猫,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那壮汉待我周到,看样子他是我的新仆从。

几天之后我原先的仆从来到我的新家,似乎想要带我离开,我实在不想和她走,只因她家没有如此美味的鱼干。

然而我知道这是我的使命。

于是我轻快地跑到那个蹲下的壮汉面前,前爪搭上他的膝盖,轻轻蹭了蹭他的额头以示道别。

这些天来,承蒙关照,呵。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