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注意:

可能会很雷

半架空

文很短

肉体雾王精神响王

梗来自 @羊球球 

以上,OK?

 

 

 

 

 

 

 

 

“即便如此,你的痛苦也不会减轻分毫。”

雾人看着眼前的王泥喜。

“拜托了,老师……”

王泥喜的声音打着颤,然而眼神却更执拗了。

 

 

 

 

 

当他听到那个消息时,他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刺穿了他的心脏,他的大脑在那一瞬间全然空白。王泥喜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更期望这只是一个恶劣的玩笑,然而电视上的新闻一再向他彰示了这是事实。

他茫然地睁着双眼,周围的事物变得模糊不清,他试图找到一样可以依靠的东西却只是徒劳。

 

 

 

 

 

雾人轻轻解开王泥喜的扣子,慢慢退去他的上衣。眼前的人显然还有些紧张,于是雾人向他的额头吻去想让他放松些——就像他的弟弟平时对他的徒弟所做的那样。唇轻触到额头的一瞬间雾人感到王泥喜微微地颤抖了一下,他于是将他揽入怀中。

 

 

 

 

 

哭泣与呜咽的声音笼罩了周围,然而王泥喜只是眼神空洞地呆坐在那里。

他觉得他的内心被悲伤坍缩出了一个黑洞,肆无忌惮地吞噬着他的一切,停留在泪腺边缘即将溢出的泪被悲伤的黑洞拖入了深渊,划过心头的每一滴都让他的心撕裂般的疼痛。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周围的人又为什么哭泣?王泥喜的意识有些模糊,他觉得周遭的一切都在变得陌生,离他远去。

本应随泪水宣泄出的情感郁结在心中,他觉得胸口堵得难受,于是起身向屋外走去。

 

 

 

 

 

雾人轻轻咬着王泥喜的耳朵,俯身压上他徒弟的身躯,同时在后方伸入一根手指。

“嗯……”

异物侵入的不适感让王泥喜溢出些许呻吟,他看着眼前的雾人,摘去了他的眼镜。

并不介意他的行为,雾人伸进了第二根手指,缓缓地扩张着。

 

 

 

 

 

唯一在空难现场找到的遗物是一根项链。

项链冰凉的金属触感就像如今王泥喜的心情,他不断地拨弄着项链,锁链之间的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这再也不是属于他的声音。

有人拍了拍王泥喜的肩,他转过身,看见雾人站在他身后。

“老师……”恍惚间,雾人的身影与项链的主人重合在了一起。他感到内心有一股冲动,当他认识到现状时,已经扑在了雾人怀里。

 

 

 

 

 

自从那天以来,不知是第几次的交合,下身愉悦的快感令王泥喜不禁沉醉其中,他看着雾人的脸发出欢愉的呻吟,双手环抱着他老师的脊背。挂在雾人脖子上的项链随着律动一下下落在王泥喜的胸口,被二人的体温传染来的热度又在二人下一次的分开时被四周的空气夺走几分。

 

 

 

 

 

期望依靠心中的幻象得到满足,唯有迎来怀抱遗体饮泣的终焉。

王泥喜一遍遍地想要在雾人身上找到响也的影子,一遍遍地欺骗着自己,然而甜美幻象下的事实却用它的尖刺不断地刻划着他的内心,他觉得自己正在被心中的黑洞不断地撕裂、吞噬。

 

 

 

 

 

两人几乎是在同时达到高潮,王泥喜的身体瘫软着,却不忘在余韵中缕直雾人的额发。

“牙琉检察官……”他对着眼前的幻象低喃。

“这样欺骗自己,有什么意义呢?”眼前的幻象开口,“我不是牙琉响也,我也不可能成为他。”

 

 

 

 

 

一周后,王泥喜的遗体在一栋高楼下被发现。

评论(2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