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响王ABO

完结撒花~特别鸣谢 @羊球球 

 

“嗯……应该是放在这里的……”

 

不大的房间内,小个子的律师在柜子里翻找着,然而那些瓶瓶罐罐间似乎并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他的呼吸愈发急促,不由扯开了一点衣领透着气,逐渐上升的体温将他的脸染上了浅浅的红晕。

 

“哈啊,在哪里……”

 

他开始感到难受,从下身窜上的燥热一阵阵传遍全身,他觉得胸口堵得慌,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了起来。

 

“啊啊,这里……”

 

终于,他的手碰到了他所希望的触感,他急忙将那个小巧的玻璃瓶拿出来,倒出两颗药片,就这么干咽下去。

 

分散片的苦味霎时充斥了他的口腔,他皱起眉,这才想到要找水喝。他竭力克制住因苦味的刺激而唤起的呕吐欲,勉强支撑着走到厨房,打开水龙头将嘴凑了上去。

 

“大脑门,你在干什么?”

 

从身后传来的声音使得王泥喜一激灵,水顺着脖子淌到了领口,他急忙关掉水阀。

 

“咳、咳咳,我只是在找水喝,检事。”

 

“客厅的桌上有温水,”响也看着面前人慌张的狼狈模样,“你早就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我知道……我、我只是渴得太厉害,顾不上那么多。”他支支吾吾地扯着谎,水珠从他的脖子上滑落,一丝丝的凉意。

 

“你到底怎么了,大脑门?”响也靠近了王泥喜,一股淡淡的甜味掠过他的鼻腔,他不由感到了些微的兴奋,他知道这是信息素的味道。

 

“所以你是……Omega?”响也皱了皱眉,“为什么不告诉我?”随着响也的问话,一阵带着葡萄酒味的气息直冲王泥喜的脑门,来势汹汹的攻势几乎令他快站不住脚,他下意识地想要往后退,却碰到了水池。

 

“检事,我的情况有些特殊……”抑制剂的药效使得律师的头脑清醒了些,他抹了抹脸,小声地说道,“我的发情期只能由我自己一个人承受,没人能帮得了我。”

 

空气中的香甜气息几乎已经稀薄到了可以忽略的程度,响也凑近王泥喜,伸手抚上他宽大的额头,律师刚刚发起的低烧还带着些许余热。检察官身上好闻的气味使王泥喜不由自主地将头埋进了他的胸口。“好像……”他不住地低喃出声。

 

“就算你不愿意被连接,”响也看着怀里的律师,轻叹道,“我也可以帮你做临时的标记,你不必一个人承受那么多。”

 

“不,检事,不是那样的。”王泥喜抬起头却又闪避着响也的目光,“我只是情况特殊……”

 

“所以能告诉我吗,大脑门?”检察官将他的恋人揽入怀中。

 

“不……我不能说,原谅我不能说……”然而他怀中的恋人却如此轻声回应道。

 

“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会强迫你。”响也低头吻了吻他的小律师,“今天的晚饭就由我来做好了,你好好休息。”

 

王泥喜含糊不清地答应着,恋恋不舍地离开响也散发着信息素的胸膛,慢慢向卧室走去。

 

 

 

 

 

 

 

一束光线随着打开的门进入了昏暗的房间,尔后大片大片地涌了进去,开门者走至床边,在床上人的耳边低语。

 

“饭做好了,大脑门。”

 

然而没有回应。

 

响也疑惑地伸手摸了摸被窝里王泥喜的脸颊,刚退下去的低热又将他恋人的面庞烧得发烫。或许是感受到了动静,王泥喜嘟哝了几句,却再没动作。

 

“大脑门?你还好吗?”

 

“嗯……让我……睡……我……”

 

检察官感到情况有些不妙,他的小律师现在几乎是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看上去甚至都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要去医院吗?”响也开始有些着急。

 

“不要……让……我睡……不去……不去医院……”出乎他意料的,他的恋人拒绝了他的提议,然而断断续续的虚弱语气彰示着急转直下的情况。

 

抱着一丝希望,响也将窝在被子里的王泥喜抱了出来,扒下他的衣领露出后颈。或许是由于疲乏,王泥喜并没有反抗,他任由响也轻轻咬破他的后颈,注入信息素。

 

“好点了吗?”在响也关切的目光下,王泥喜微微睁开了眼睛,却摇了摇头。

 

“没用的,检事。”的确,持续的低热并没有退去,他怀里的律师依旧瘫软无力。

 

“就真的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情况吗?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要垮掉了。”响也感到他面前的人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他气恼过,他倒是宁愿在法庭上输给他,只要他的小律师现在好起来。他抱着他半昏迷的恋人,无可奈何地看着他。

 

“让我自己躺一会儿就好了,会……会自己好的。”身陷响也浓郁的信息素气味中,王泥喜的神智稍微清楚了些,他虚弱地说着话,之后又闭上了眼睛。

 

“那么你要吃饭吗?”

 

“吃……吃不下……没胃口……”

 

响也叹了口气,轻轻将王泥喜放回被窝走出门去,而后又端着饭碗走了进来。

 

“你都虚成这样了,不吃不行。”

 

“不……不吃……”然而他依旧得到了否定的回答。

 

“听话,多少吃一点,张嘴,我喂你。”

 

“嗯……不……”

 

饭勺在碗里搅动着,与汤汁混合在一起的饭粒散发出阵阵香气,但这丝毫激不起床上人的食欲。

 

响也想了想,舀了一勺饭含进嘴里,又轻轻扶着王泥喜的头,凑上嘴,就这么用舌撬开了对方的唇齿。

 

“唔嗯……”王泥喜闷哼着,却没有反抗,响也唾液中的信息素的味道让他感到安心。他任由他的检察官用舌将饭粒一点点送进他的口中,充满了信息素的饭粒终于让他有了一点进食的欲望。

 

响也看着面前迷迷糊糊咀嚼着的王泥喜,释然地舒了一口气。

 

 第三段:http://weibo.com/2079650281/D5WQoj3PS?from=page_100505207965028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48696354995

 

 

 

 

 

 

 

“大脑门,我不会责怪你,但是告诉我实情可以吗?”回到家,响也认真地看着王泥喜的眼睛。

 

经过一天的休整,王泥喜看起来恢复了不少,尽管他与响也的休息日并不同步,但以他目前的状况开看依旧需要请假。

 

“我不能……”“你是不是之前已经被别人标记过了?”响也打断了王泥喜的话。

 

他的恋人显然被他的问话吓到了,躲闪着他的目光,但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能告诉我具体的情况吗?那样或许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嗯……其实……”王泥喜终于支支吾吾地开了口。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每一次发情期对于王泥喜都是地狱一般的梦魇。

 

他以前从未想到过,他最尊敬的老师居然会是一个这样的人。

 

最开始时先是要求他一字不差地在发情期背诵法律条文,尚若错了一个字那么就必须自己一人熬过这段难耐的时期。

 

再后来他被要求在和他老师做的时候重复ABO的社会规则并强调自己的omega身份,不允许间断,不然他的老师就会将他扔在一边看着他难受。

 

有时他实在忍不住时会在发情期自慰,尽管他知道这无济于事,然而他的老师是不会放过这个娱乐机会的——他的自慰行为通常都是被强迫在雾人面前进行的。

 

他觉得他完全沦为了雾人的性奴,被标记过的他像是被铐上了无形的枷锁般无法离开他的老师,尽管他对于雾人的恐惧令他在听到他前来的脚步声时便会瑟瑟发抖。

 

他也曾请求过葵大地,请求他的挚友标记他,好让他脱离这无边的苦海。但是即便玷污纯真的友谊也无法将他从这无尽的黑暗中救赎。

 

那一次的庭审似乎是他最后的希望,他随他的老师第一次登上法庭,为早已不是律师的成步堂辩护。当他意识到他老师的嫌疑时,他曾有过犹豫,然而最终还是毫不留情地将他的老师送进了监狱。庭审结束的那一瞬他感到了解脱,但是这又何尝不是新的苦难的开始?

 

隐藏自己omega的身份,王泥喜进入了成步堂万能事务所。他掐算着发情期的日子,精确而大量地服用抑制剂,他知道失去雾人的他今后或许一辈子都要靠抑制剂来过活了。可是滥用抑制剂的副作用立马在他身上显现出来,他时常会出虚汗,食欲不振,整日昏沉。最严重的一次他曾一个月瘦了十五斤,大量的脱水已经使他不成人样。

 

他的上司有时会问起他的情况,他自然是不会说的,每一次都竭力避免提到自己的性别问题,用一些小毛小病的借口忽悠过去。

 

本来王泥喜认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被决定了,直到他遇到了响也——那个长得和他曾经的雾人老师极为相像的人。

 

他一开始对于响也是警惕的,他害怕他像他的兄长那般对待他,让他重新跌回他的噩梦。然而响也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却又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接近他,那味道与雾人的十分相似,却又意外地能让他感到安心。

 

在恋爱的初期王泥喜有考虑过是否要告诉响也他的实情,然而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隐瞒——他实在太害怕响也在知道真相后离开他了,毕竟谁会要一个已经被别人标记过的omega呢?

 

当他们开始同居时,王泥喜就将一小瓶抑制剂藏进了响也的储物室里以备不时之需,事实证明他的这一举动明智至极。

 

 

 

 

“所以,这就是全部了吗?”

 

“是的,我已经全部告诉你了,检事。”

 

响也看着面前的王泥喜,一股复杂的情感从心底升腾而起。他的恋人曾被他的兄长凌辱过,而后又依赖抑制剂过活,现如今,他是他唯一的希望。

 

年轻的检察官吻上了他的小律师的唇,后者也主动地迎合了他,信息素的味道彼此交融着,如同特调的鸡尾酒。

 

“我替你请了假。”响也对王泥喜说,“局长先生也给了我假期,我想我的信息素或许能抵上抑制剂的作用,毕竟我和他很像不是吗?”

 

说着响也将王泥喜拦腰抱起,走至卧室轻轻放到床上。

 

“不,不一样。”王泥喜抚摸着响也的脸颊,“你让我感到安心。”

 

“我与他或许曾有过相似的地方,”响也将手覆上他恋人的手,“但我们终究不是一类人。”

 

响也解开王泥喜的上衣扣子,律师也顺势解开他的,他们的信息素吸引着彼此,交融消失在微微升温的空气之中。

 

FIN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