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少年心气

大概有OOC

时间设定在响也成立乐队之前

大概有bug

私设有

我尽力了

 

 

响也和大庵吵架了。

再没有像大庵这样与响也那么志同道合的人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生如此激烈的争执,毕竟志同道合并不意味着时刻相处融洽。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一个公园里,那是一个成天没什么人的僻静的小公园。响也经常在那个公园的长凳上坐下,独自弹着吉他。没有什么人对于他来说是件好事,他既不用担心会被别人投诉,也不必多想是否会打扰到别人,虽然缺乏听众有些小小的冷清却也落得自在。

响也很喜欢弹吉他,喜欢那些富有节奏的摇滚乐,但这一切却被他的哥哥视作恼人的噪音。他很尊敬他的兄长,却又并不想像他那样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地过着所谓精英的人生。他以前有试探性地提过吉他的事,却分明在雾人的微笑中看到了不满。但他还是用攒下了钱偷偷买了把吉他,趁着他的兄长在事务所加班的空隙溜进这个没人看管的公园独自弹奏着他所写的歌,这让他感觉很好,他觉得这时候的他才是真正的自己。

他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碰到大庵的。

那时的大庵与他一样有着少年心气,凌厉的眼神显得张扬又桀骜,似乎没有什么能够约束得了他,他自由得就像一条海里的游鲨。

大庵是被他的音乐吸引过来的,看见大庵的那一瞬响也就知道他也是一个喜欢音乐的人。他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他们的共性,大庵就这么坐在长凳的另一头静静地听着响也的独奏,一曲作罢,他问,你写的歌?

他们就那样认识了,虽然连联系方式都没有交换,但每次到来公园的二人总是那么心照不宣。安静的公园成为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音乐与歌声成为了这个世界独有的语言。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总有些个日子值得纪念,那天他们到附近的音像店里租了个麦,在公园里用手机录下了两个人的弹唱,随后又发到了网上,这成了他们的第一首歌。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大庵突然说,我们来组个乐队怎么样。

这个提议在当时看起来有些疯狂,既没有人赞助也没有资金支持,放到网络上的歌曲如同公园里的他们一样默默无闻。响也觉得时机并不成熟然而大庵却仿佛见到了他的猎物般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虚妄的自信使得这个幻想在他看来如此真实,他是铁了心要成立乐队的,可他却没料到响也没有答应。

只有一个人的乐队是孤独的,还未开始就已经分崩离析,大庵于是和响也吵了起来,然而他们谁也说服不了谁,只有不欢而散。

 

 

 

 

 

在那之后的很多天,响也都没有去公园,再也没有像大庵那样能和他那么志同道合的人了,他想,却并不想再去那里。他的心绪乱的很,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心脏变成嘈杂的交响,他试着写歌,却再也写不出来。屋里关得他烦闷,只得出去,在车水马龙里搭上了一辆从未乘过的公交车,麻木地看着渐渐陌生的风景在窗外快速向后退去,像一幕幕未曾被命名的电影。

公交车很快就到了终点,响也下了车,尽管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却依旧执拗地向前走着。本已渐暗的暮色越发深邃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鸟,张开它的翅,将一切笼罩在它黑色的羽翼下,远处却有一家小小的酒吧散发着温暖的黄光,一如巨鸟的心脏。

待回过神,响也才发现他已走到了那家酒吧门口。他推门进去,迎接他的是熟悉的吉他声,他循着声音看去,坐在那里的竟是大庵。

响也没有多说话,只是点了一杯青柠水,吉他声并没有因为响也的到来而中断,大庵当然是看到他来了的。

其实响也有时候是有些羡慕大庵的,他羡慕他的自由,没有家人严格的管教,没有太多的牵绊,因此才能不顾一切地提出创建乐队的要求,大庵生来就是自由的,想做些什么,想去哪里,从来都没有什么条条框框。

比如现在,比如他面前这个在酒吧卖唱的大庵,他无法想象如果是他这么做被他的兄长抓到了会是怎样的下场,就算是今天他也是挑雾人不在的日子偷偷溜出来的。他想他永远不可能像大庵那样光明正大,即便是来到了这种地方也只有循规蹈矩地点了软饮料。

音乐不知已经停了多久,响也有些愣神,大庵走到了他的面前。

“末班车时间过了,我知道回去的路。”

 

 

 

 

 

响也和大庵一起走在安静的街道上,两边的居民楼都熄了灯,除却昏暗的路灯外再没其它光源。就连马路也是空空荡荡,极偶尔驶过的车辆也是悄声无息。他们第一次如此安静地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着各自的夜路,各自想着自己的事。

随着他们从僻静的居民区走到市区,周围开始逐渐热闹起来,路边多了些彻夜开放的小店,但他们曾经租过麦的音像店却贴着转让的字条。这个城区的店铺更替总是很快,就像一个新城代谢旺盛的孩子,日复一日地成长,对待将被淘汰的事物残酷而无情。

不觉间身周又静了下来,响也这才发现大庵已经带着他走到了那个属于他们的公园。

“明天下午我在这里等你,你小子可别再放我鸽子了啊!”

大庵说罢便转身离开,倔强的背影融化在夜色中消失不见。

 

 

FT:我觉得响也小时候大概就是那种比较乖但是又不想那么乖的人,然后来个大庵就可以把他顺利带跑偏,带他打打耳洞逃逃课什么的。这篇大概的背景应该是他们还在读书的时候,比较喜欢最开始都不那么顺利的设定。在两个人的开始大庵都是主动且霸道的,然而响也并不是一个被动的人,挺喜欢这种微妙的感觉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