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

兄弟以上

为了庆祝官方中文版放点比较不那么黑的黑历史之二

合志里的文

 

 

 

“库达利车长对于诺波利车长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一天对战结束后,透子这么向诺波利问道。

 

 

每天早上,总是诺波利先起床,洗漱完毕做好两人份的早饭后再叫醒依旧在熟睡的库达利。

“其实我早就醒了哦。”

今天早上库达利睁开双眼时对他的兄长如此说道。

明明想要自己起来,可是却连眼睛都睁不开。

“每天早上都被诺波利叫起床”这只是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罢了,然而它却好似深深地根植入了库达利的日常中般,成为了他身体的习惯。

啊啊,不过这或许只是身体的惰性也说不定。

大脑被倦意充斥着,思路并不十分清晰。

“其实想和诺波利一起做早饭。“

咀嚼着口中的食物,库达利的声音显得很含糊。

“不多睡一会没关系吗?就算是现在你看起来也很没精神。“

“嗯,没问题的。“

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库达利试图将清晨盘踞于头脑中的倦意驱散。

比起早上多睡几分钟,自己果然还是更喜欢和诺波利一起行动呢。

 

 

“库达利是我的弟弟。“

当时的诺波利这样认真地回答道。

 

 

车长存在的意义,不仅仅停留在“接受挑战“这一层面上,还起到了”水平检测“的作用。

检测挑战者的水平,并以来此判断对方是否通过。

“库达利,刚才的挑战者已经达到标准了。“

诺波利像往常一样从库达利的餐盒里拣去那些让他厌恶的食物。

“大概是因为对方也在很认真地战斗着吧,一不小心就兴奋过头了。“

库达利略带歉意地微笑着。

“啊啊还有,我一点都不想吃青椒,一块都不要。“

“挑食是不好的行为,浪费粮食也一样,库达利。“

妥协似地夹起餐盒中唯一的那块青椒放进嘴里,库达利缓缓地咀嚼着,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明显僵硬了起来,他急忙将那些碎块囫囵吞下。

“呐,诺波利还真是像青椒的味道一样正经过头呢。“

 

 

“总觉得诺波利车长为库达利车长所做的事比我所见过的其他任何兄长都要多呢。“

透子坐在列车里的座位上,轻轻摆动双腿,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黑车长。

列车在地下穿行,呼啸着向终点驶去。

 

 

库达利很喜欢自己的这份工作。

喜欢对战,喜欢胜利。然而除此之外,似乎还存在着其他的理由。

每当最后一班列车即将到达终点站时,库达利心中的期待就会渐渐扩大。

他期待着听到列车停下时那阵尖锐的刹车声。

他期待着列车停下后那扇向自己打开的车门。

他期待着那个一定会在站台那头的黑色身影。

库达利在车门打开的那一瞬冲出车厢,尽力向站台的那一头奔去。

“诺——————波——————利——————“

就连那过速的心跳都好像染上了他迫不及待的心情。

就算仅仅只是短暂的分别,但这也是属于他们的重逢。

每天都会有的重逢。

突然间施加到身上的重量使得诺波利在一瞬间失去平衡,他不由向后退了一步,然而下一秒却将手抚上了那人的后背。

“回家了,库达利。“

 

 

“那似乎是一种兄弟以上的关系呢。“

列车由于靠近了终点站而渐渐减速,透子于是起身,与诺波利一同走出车厢。

“兄弟以上?“

“是啊,感觉感情很好的样子呢。“

透子和诺波利道过别,向地下铁的出口处走去。

她听到了由远及近的,急促的脚步声。

 

 

寂静的街道上,是二人牵手同行的身影。

“星星间的距离渐渐变大了呢,我记得以前它们明明挨得很近。“

库达利空出的右手向晴朗的星空伸去。

“远离了同伴会不会感到寂寞呢?“

“我想它们不会。“

诺波利似乎是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手。

“我觉得它们能够感受得到彼此的存在,尽管并看不到对方的身影。“

 

 

“那可真是一种让人羡慕的感情呢。“

带着微微的笑意,透子踏上了通往地面的最后一级台阶。

在出口上方展开的,是一片广阔的天。

评论(1)

热度(4)